縻恋

站云梦莲花坞。羡澄。鸢眠。离轩。追凌。

相识 (澄羡)(一)

游侠澄✖️犰狪羡

内容有所参考

不喜慎入

        魏无羡已经一连三天没去学校了,此时的他正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市中心的一个电影院中的厕所里对着一个马桶长吁短呼------他把师傅给他的淮朔剑搞丢了!

        要说这师傅怎来的,只能笑笑告诉你:“从天上掉下来砸中他的了。”在一天夜里一个老头窜进自己的房间按住他的肩膀告诉他自己是妖怪,快要现原形了。吓得他直奔父母的卧室,可父母又领出他说:“见师父就别过来了。”简直坑娃啊,即刻就被所谓的“师傅”拖走了。被师傅领走后给了他一把剑,化作一个吊坠挂在他的脖子上。

        他想过无数的办法逃走,结果都以失败告终。知道是吊坠搞的鬼后,想尽一切办法摘掉它,比如:用手拉、用铁扳砸......可这条链子就像长在自己身上似的牢不可破。

        师傅曾跟他言之凿凿------剑在人在,剑不在......永远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完了完了,他哪晓得自己不过晚上看完一场电影,上了个厕所,正要翻开马桶盖,那链子竟然莫名其妙的断开来,掉进了马桶里。

        当时马桶盖还没翻开,也就是说,那淮朔剑穿过了厚厚的盖子消失了......魏无羡抬头望天...花板,欲哭无泪。要是被他的小气师傅知道他跟人打赌赌来的电影票却没上缴给他老人家,再加上弄丢了淮朔剑,两条大罪。他上吊百次也不足以平民愤。

        他没办法,只好上网求救,“弄丢了东西,即将要被师傅折磨死怎么办,在线等,急。”不一会儿便有网友的热心回复。不过好似都没用啊,再次捂脸。翻着翻着,突然看到了一网友发了一句:“只有你找不到,没有我找不到。找不到再倒贴1000。”魏无羡看后心动了,谁叫他是个财迷呢。他回复了网友,问到位置匆匆往那赶。到后看到了一家小店,但他并没有就此舒心,因为里面有很浓的妖气。见到店主后,魏无羡皱皱眉头,说:“可以开始找了吗?”店主自顾自地说了句:“先交100定金再说。”

        “你这叫抢劫,蝎子。”

        “嗯?看出来了?那好吧。我也不瞒了,交了钱,定叫你找出你丢的东西。”

        魏无羡咬咬牙只得把钱颤颤的交了出去,他自我安慰道:那钱消灾,比死好啊……

        魏无羡到现在依然不能接受,自己从一马桶里掉到另一个时空的事实。那个邪恶的蝎子说什么来着?对,他给了自己一道符,让他贴到吞掉吊坠的马桶上,还教了他几句古怪的咒语。然后......眼前有无数犀利光芒闪过,那个马桶在眼前华丽丽的裂成了两半,露出个发出诡异白光的洞,一股强烈的力把他拽进了那个洞。

        然后他从一个21世纪的高中生变成了一个宋朝的草根百姓。幸而他长得还不错,一米八几的身高,一身强健的肌肉,一双大长腿,洁白的脸上有着刀削般的美貌,一双有灵气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如红梅的嘴。显得尤其好看,走在路上立刻便被一个叫百草楼的老板看上引了进来,招为了其中一员。没过多少时日就发现自己上了贼船,想下船都难啊。想着自己怎么这么囧呢……

------------------------------------------------------------

        欲知后事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

        

羡澄小甜饼

不喜慎进。

第一次发,文渣手笔。

在篮球场上,摩擦声,进球声,欢呼声,满满皆是。

“嘿,魏婴。传给我。”“好滴吗,师妹。”闻言后,江澄黑着脸吼着:“滚,谁是你师妹啊!”

拿到球后,江澄持球突破了几个拦截者。站在三分线外,在对方拦截的状态下来了个后仰跳投,在对方打到自己手的同时球进了。刺耳的哨声响起,江澄自然的走到罚球线,投进了两个球......

中场休息,魏婴坐在江澄身旁,:“不错嘛,来来来,下场让我来秀秀吧。”看着身旁的魏不要脸,江澄嫌弃地看了看他:“那随你便吧,我打辅攻。”魏婴听后露出了笑容,以他和江澄在一起长大的时间,他又怎能不了解江澄那口嫌体正直的性格,下半场比赛开始后,江澄和魏婴势如破竹,一下子拉开了十几分的距离,看着魏婴的投篮动作,江澄竟犯起了花痴,当缓过来时球已经进了,江澄意识到刚刚自己的行为时,耳根的颜色已然成为火红的。为了掩饰,江澄打算自己持球灌个篮。可谁料对方球员竟在他跳下来时把脚放在他的脚下。使得重心还没稳的江澄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脚踝处传来的骨折声和那响亮的摔倒声是整个球场安静了下来。正在奔跑着的魏婴也不顾篮球掉了,赶忙上前,看到了江澄痛苦的脸,红着双眼朝着周围的人大吼:“快打120啊,愣着干嘛?”不久救护车赶到,把江澄送往了医院。魏婴揪着绊倒江澄的人,扬起拳头,其他队员立即都拉着他,“魏哥魏哥,别冲动啊。现在还在球场,会被判故意伤害的,而且他绊了江澄,违反了体育道德,即使咱不收拾他,他也不会好过的。”魏婴伸着食指指着那人说:“你给我等着,如果江澄有任何事,你就完了。”说后比赛仍在继续,但不同的是,魏婴攻势越来越猛,而另一支球队却斗志全无。最终,比赛以88:43结束了。

比赛后,魏婴风一般的跑向医院。只见江澄半躺在床上,脚还被打上石膏,挂了起来。江澄见魏婴锁着眉头,说:“别担心了,已经好多了。对了比赛怎样了?”魏婴望着他,那白润的脸上有着被擦红的地方,在看身上其他地方,也或多或少的有着擦红和淤青,目光心疼的又转向那好看的杏眼,叹了口气:“放心吧,有你师兄在,又怎会输呢?”然后凑上前,闭上了眼,跟师妹耍起了流氓。一吻过后,桃花眼中尽是疼惜。“要抹茶奶盖吗?”在看我们的师妹,一脸蒙圈的看着眼前俊朗的脸,脸上直接炸开了红。捂着嘴,语音发抖的叫了一句:“你...你个魏不要脸的给我出去啊!!!”魏婴一脸无奈的出去了,但出房门就看见一个女护士,捂着耳朵,跑出去老远,还边跑边喊:“对不起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什么也没看到。”

当魏婴手提抹茶奶盖(多糖,江澄喜甜)回来时,看见江厌离正手提莲藕排骨汤给江澄盛汤喝,江枫眠在一旁问候江澄,虞紫鸢在另一旁说着江澄。真是好不热闹。魏婴进去后,房里又热闹了些。

再后来,江澄腿好了。但在打球时魏婴会时刻在旁。

小甜点:

在莲花坞的厨房里,江厌离、金子轩和金陵在做今晚的佳肴;荷花池上的小舟里江澄和魏婴摘着莲子,玩着水,又互相时不时的怼两句,着实热闹;房间中,江枫眠正将虞紫鸢散开的青丝万千扎好,又用那买来的玉簪插好,画面十分温馨。